Owhat爆雷只是开始,问题是谁能做饭圈的“接盘侠”?

发布日期:2021-10-24 15:48    点击次数:167

作者|魏妮卡

编辑|李春晖

上周,饭圈大地震。

追星女孩无人不晓的粉丝平台Owhat疑似爆雷,受牵连的粉丝群体几乎覆盖整个内外娱乐圈。内娱顶流TFBOYS、赵丽颖、杨幂等,韩娱顶流LISA、BTS防弹少年团、EXO等各家粉丝后援会都先后发布公告称:他们突然从Owhat平台提不出来钱了,资金被套牢无法使用并已报警立案,甚至有粉丝堵在Owhat公司门口讨说法。 

如果说此前清朗行动“震”得还只是饭圈的心灵,这次就是彻彻底底的震到钱包了。 

根据微博各家粉丝的反馈情况,最早是R1SE粉丝在6月就发现从Owhat提不出来45万人民币,只好自掏腰包垫付工厂定制周边的钱。也即是说,4个月来,不断有粉丝受害者赊账垫付工厂做周边,直到Owhat拖欠的时间越来越长,受害者越来越多,事情才被闹大了。据粉丝不完全统计,涉事金额高达千万,比如TFBOYS家金额60万,许佳琪家金额23万,陆婷家金额11万等。

饭圈哗然。直到10月14日晚,Owhat才发公告称此举是为了响应“整顿政策”,无限期停止各家后援会交易,同时暂停一切提现,会和各家商量退款事宜。 

Owhat是不是爆雷了,得看后续退款情况。目前吴青峰家粉丝公告称连续多日催促Owhat退款,客服态度消极,甚至最后都不回消息了。其实,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Owhat,名义上是为粉丝提供周边、杂志贩卖交易平台,但操作模式上,还是没能杜绝粉丝自发的集资应援活动。

清朗饭圈行动都快接近尾声了,本以为监管之后的饭圈消停了,粉丝终于可以躺平追星了,没想到,到了最后,他们还是被坑得最惨的一个。 

可以想象,这次Owhat事件不是孤例。曾经风云一时的粉丝平台随随便便流水过亿,比如桃叭在今年4月,单是《创造营2021》一个节目粉丝交易流水就过亿。监管之后这些粉丝平台的现金流必然大幅锐减,现在Owhat爆出问题,或许只是冰山一角? 

太合控股,背靠百度Owhat真没钱了吗? 

其实无论是从监管、还是资本背景来说,Owhat都算是所有粉丝平台里最靠谱的了。 

Owhat在天眼查上,显示的疑似实际控股人为百度CEO李彦宏。因为Owhat的运营公司全星时空科技占比52%的大股东为太合音乐,而百度则以38%的股份控股太合音乐。

 

豪门出身的Owhat在2016年就完成了A+轮融资,同年完成融资的还有集资众筹的鼻祖——摩点。只不过摩点早两年走上“正道”,通过极严的工商审核,杜绝了粉丝自发的集资、周边贩卖等行为,所以现在饭圈女孩更多是活跃在桃叭、Owhat两个平台。 

Owhat比桃叭的审核又稍微严格那么一点。最明显的,大户提现需要公积金、社保、工资等流水证明,一定程度上杜绝了小学鸡粉丝诈骗的可能。按理说,Owhat是最被粉丝看好的转型平台,资本背景上也不缺钱。但据企查查显示,Owhat所属的全星时空科技自2020年11月起,便接连注销包括北京艾克斯营销、上海欧妹广告等4家子公司,仅剩全星空间文化传播1家100%控股的子公司,难免让人怀疑其经营不善。 

不少粉丝认为,这次Owhat事件的导火索是上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“朴灿烈吧吧主案件”。

一个原本在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和饭圈内都拥有信誉度的吧主唐甜甜,却以各种借口拖延周边、专辑等货物交付时间,累计卷走集资金额高达1000万。粉丝报警立案并接连举报Owhat平台,最终唐甜甜被捕,Owhat因违反《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》被罚5000 元,后有消息称Owhat被相关部门约谈。

8月27日,中央网信办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“饭圈”乱象治理的通知》,Owhat发生的“朴灿烈吧主案件”可谓撞在了枪口上。但既然早被约谈整顿,Owhat要停止交易应该早下通知,一并停了下半年粉丝的集资行为,而不是等到现在粉丝都集资完了,却提不出来钱。大粉为安抚散户粉丝,个人出钱垫付给工厂,不知道又要让多少人背上债务、甚至走上网贷之类的不归路。 

而Owhat这次发布公告滞后、退款不积极的骚操作,像极了p2p平台资金链断裂的样子,难怪被群众认定为“暴雷”。不少粉丝称现在等Owhat退款的感觉,太像当年排队等小黄车退押金了。 

其实,这波清朗行动让饭圈集资行为消停了不少,但消停对Owhat这样的平台来说就等于流水少了。前两年粉丝间动不动集资battle的盛况,给Owhat这样的平台创造了不少流水。现如今账面上的流水锐减,是有可能导致Owhat资金链出现问题。 

而早在出现资金问题前,Owhat其实尝试了多次自救。

多次转型自救的Owhat 

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让养成偶像经济崛起的同时,也让Owhat在粉丝中一炮而红、迅速出圈。 

这个时候,Owhat创始人丁洁却还来不及开香槟庆祝踩上了点。因为红了之后,不可避免地要面临随之而来的监管风险。于是,Owhat早在2019年就高调宣布要转型为明星生活方式购物分享平台。 

看这有点朝着小红书社交分享、蘑菇街明星同款电商模式发展的意思了。2019年,Owhat买下法国知名时尚杂志《Jalouse》的中国版权。该杂志创刊于1997年,所属于法国最大的时尚出版集团加鲁集团。《Jalouse China》的创刊封面还邀请到了郑爽、黄子韬、BlackPink进行拍摄。

Owhat还创立了自己杂志品牌Owhat偶像志,并为多家爱豆拍摄独家写真。 

Owhat深知粉丝经纪的法则,和QQ音乐当年卖数字专辑的模式一样,通过解锁XXX销售额抽签名、办签售会等诱惑,让粉丝不断地重复消费,抬高写真的销售额。比如Owhat为《创造营2021》未出道选手井汲大翔拍摄的《炽热》,最终销售额达到了134万。

Owhat创始人丁洁直言,单靠抽成粉丝交易的佣金养活不了公司,重要的还是先提供满足粉丝需求的服务。Owhat 2016年就表示,他们与300多家娱乐公司建立深度合作关系,努力做好正版周边贩卖的代理角色。这也是为什么连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都信任Owhat平台,结果给了朴灿烈吧主可乘之机。 

控股Owhat的太合音乐还曾表示,将设立专门的对接体系,以利于Owhat与其业务的融合,打通签约艺人、演出、音乐版权、百度音乐等业务板块。 

可事与愿违,Owhat即使背景再好,仍然和其他靠集资起家的粉丝平台挤在了同一条转型的道路上。毕竟,大家都是想赚粉丝经济的钱,桃叭、超级星饭团、魔饭生Pro等APP几乎都走向了大同小异的类似模式。 

收购桃叭的必有回响科技,想往潮玩盲盒交易发展,但现状还是卖粉丝周边更多。近日,桃叭还发布噗通集市补贴规则,推荐粉丝通过他们优选的供应厂商制作周边。这样一对比,他们的鼻祖摩点算是略胜一筹。

虽然失去了往日饭圈女孩带来的活跃度,但摩点把游戏、动画、动漫ACG赛道的衍生品众筹做出了水花。2017年《魁拔》导演王川在摩点发起众筹,获得超过378万众筹金;2019年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在摩点的衍生品众筹卖到1548万;联名小浣熊的盲盒,第一弹的众筹金额就有86万,第二弹飙升至231万。 

少了粉丝平台,少不了的粉丝活动该谁接盘? 

很多人都在推测,清朗之后的饭圈什么样?事实上,即使真的禁掉了粉丝平台,也禁不掉饭圈女孩的追星活动。比如在风口浪尖上,内娱偶像和粉丝畏手畏脚不敢做什么,外娱爱豆仍然让追星女孩有事可做——LISA粉丝为9月发行个人专辑的她,集资破千万。

目前内娱各家经纪公司应政策要求,撤掉粉丝自发组织的“官方后援会”头衔,由经纪公司开通、管理新的官方粉丝会,比如哇唧唧哇旗下艺人都开通了名为“XX乐友会”的官方新微博。但硬糖君发现,即便公司方开通新微博,几乎还是原来的粉丝自组织“官号”在发布各种任务活动,而公司新建的官号更像是一个只会转赞艺人微博的僵尸号。 

饭圈女孩的追星活动,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。以往经纪公司的粉丝运营会直接对接后援会大粉管理层,现在相当于后援会大粉的马甲变了,但仍然行使着过去“为爱发电”的职能。 

经纪公司要响应政策,但事必躬亲地管理粉丝所需花费的人力物力成本,不可估量。一个后援会从核心管理层到各地线下活动组织管理层,不亚于一个电影发行公司的人员体量。庞大的粉丝群体里仍然需要“为爱发电”的大粉来做意见领袖,而经纪公司也需要他们来省掉不少对接粉丝的钱和麻烦。

所以经纪公司不可能完全接手后援会,这笔买卖显然是不划算的。哇唧唧哇还采取了通过制作爱豆专属的社交分享APP来管理运营粉丝的法子。比如R1SE fanclub、硬糖少女303 fanclub以及INTO1 we echo。这种通过fan club圈地自嗨的管理粉丝、贩卖周边以及组织应援活动的模式,日本杰尼斯事务所已经有炉火纯青的成功案例在先。 

但很难知道这以后会不会成为大势所趋。当下真没了第三方平台,粉丝相当于一夜间回到更没有保障的“过去”。以往互联网买专辑周边、组织线下应援是通过贴吧和后援会官方网站,也是发生过不少诈骗案件,那真是人都找不到。后来有了粉丝平台这个第三方托管,事实上还是规避了不少风险。而从过去到现在,粉丝只要有线下活动、群体代购采买的需求,就很难避免集资行为。 

其实第三方平台的出现,不仅方便了粉丝交易,也应该起到监管的作用。就像淘宝当年就是降低了人们的信任成本和交易成本,大家都受益。只是很多忙着赚粉丝钱的生意人舍不得把监管门槛做高,醉心于野蛮生长带来的DAU用户活跃度,净想着下一步融资的事。等到政策管控的一声令下,便只能一刀切地集体夭折了。

只是,粉丝可以学乖了,以后不集资了。以前集资的钱,好歹要吐出来吧?